热门搜索:

西安交大溺亡博士哥哥:弟弟曾说在导师家做卫生

时间:2018-02-01 12:43 文章来源:潼南新闻网 点击次数:66

西安交大溺亡博士哥哥:弟弟曾说在导师家做卫生

  原标题:西交大溺亡博士哥哥:弟弟曾说“在导师家做卫生”

▲2017年12月25日,西安交大药理学博士生杨宝德溺水身亡。

  警方认定无证据表明系刑案

  去年12月26日,杨宝德女友吴琪(化名)发现其失踪后赶往西安,次日,杨宝德哥哥、姐夫、妈妈等人也到达西安。12月29日,杨宝德遗体被警方找到。今年1月8日遗体火化,10日在湖北安葬。

  据媒体报道,监控显示,去年12月25日下午5点半左右,杨宝德从西安交通大学宿舍楼走出校门,进了小寨地铁站。约一小时后,杨宝德从?灞中心地铁站A口出来,往大桥的方向走去。法医鉴定表明,杨宝德去世于当晚10时至12时之间。经警方认定,无证据表明系刑事案件。

  “很意外、很意外”。在杨宝德哥哥杨宝佳看来,弟弟做出这事难以置信。据其介绍,在杨宝德规划中,和女朋友一起出国待一年,回来毕业后进入高校当老师,继续搞科研,这是很好的安排。

  女友发文称死者遭导师“奴役”

  1月8日,杨宝德女友吴琪在微博发布名为《名校博士不堪导师奴役自杀身亡,导师冷漠无情不闻不问》的文章,认为博导(杨宝德导师周某)的批评指责是导致杨宝德轻生的直接原因。

  其中提到,导师变相阻拦杨宝德出国;还把杨宝德当苦力使唤,经常被要求早上去停车场接送她去办公室、拎包送水;陪导师吃饭,逛超市,去导师家打扫卫生等等。

▲微信聊天记录显示,导师让学生陪同去超市买东西。据杨宝德女友微博

  “他觉得跟着这个导师经常做一些无关的事情,搞科研的时间很少。”吴琪告诉探员。

▲聊天记录截图。据杨宝德女友微博

  此后,吴琪在微博上发布大量杨宝德与导师周某的微信聊天记录。聊天记录显示,周某会让杨宝德陪着她逛超市,还会询问自己的穿着好不好看,作为学生喜不喜欢自己上课,还跟杨宝德说他女朋友配不上他等话。

▲聊天记录截图显示,导师认为学生女友配不上他。据杨宝德女友微博

  面对导师的这些要求,杨宝德没有跟家人聊到,但会跟女友谈起。“但他不是会把情绪完全表达出来的人,最多说好烦不想去。”吴琪说。

  吴琪表示,这不是杨宝德第一次轻生。2017年5月,他一个人徒步到20多公里外的秦岭,几次尝试自杀未遂。“去年5月份男友第一次尝试轻生的时候,我就找他导师谈过,周某当时表示以后会注意言行”。

  校方称导师“说话比较随意”

  1月19日,西安交通大学针对该事件回应称,校方已对周某进行严肃批评教育,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取消了周某的研究生招生资格。

  校方回应媒体称,“学校1月8日成立专项调查组,对15位周某同事、7位杨宝德生前好友、舍友及周某其他研究生开展调查,有11位教师、多名学生反映,周某比较关心研究生,包括杨宝德的生活学习及科研,但确实存在让研究生到家里打扫卫生、陪同超市购物、洗车等行为,平时在与学生的交往通讯中,也有说话比较随意的情况。”

▲聊天记录截图。据杨宝德女友微博

  对话

  死者哥哥:“他说过在导师家做卫生”

  “寒门博士”,这是杨宝德死后,外界给贴的标签。他出生于湖北农村,家里有一个哥哥、一个姐姐,杨宝德是家中唯一的一个大学生。

  “节俭”是哥哥对他的评价,“他性格挺活泼开朗,在我们面前就是挺嘻嘻哈哈的一个人……从来没想到他会(自杀)。”杨宝佳告诉探员。

  对弟弟的死“很意外很意外”

  重案组37号:什么时候发现杨宝德失踪的?

  杨宝佳:确认他失踪的时间是去年12月26号中午。当时是他女友先去西安,26号中午就飞去了。她第一时间通过他的同学、校方找人。过了24小时(没找到),报警调取监控,需要直系亲属签字,我们也赶过去。当时没以为会出这样的事,以为他只是出去散散心。

  重案组37号:具体找到他是什么时候?

  杨宝佳:29号晚上7点多。

  重案组37号:你眼中,弟弟是什么样的人?

  杨宝佳:他挺节省的,性格挺活泼开朗,他在我们面前就是挺嘻嘻哈哈的一个人,干什么都挺合得来,有说有笑,特别阳光。(这件事)很意外很意外。从来没想到他会(自杀)。

  重案组37号:他在你们面前聊过他学习、学校的事吗?

  杨宝佳:从来不聊他不开心的事,给我们打电话、视频聊天,就说他在那边生活很好,也没有说过他的压力。

  重案组37号:平时他忙吗?经常给家里打电话吗?

  杨宝佳:他读博以后挺忙的。读博前,我们跟他联系,都能联系上。读博以后,给他打电话、聊视频他就不一定能接得着,事后他会回个短信或电话。

  重案组37号:你知道他帮导师做家务的事吗?

  杨宝佳:他是个喜欢睡懒觉的人,不喜欢吃早点,有个礼拜六上午9点,我给他打电话,喊他起来吃早点。结果他告诉我,在导师家做卫生,一会儿再给导师擦个车。我当时觉得很诧异,但没往深处想,或许干点理所当然,没特在意。

  重案组37号:这种情况多吗?

  杨宝佳:我打电话遇见的就这一次,具体的就不清楚了。

  事后曾与导师两次见面

  重案组37号:你们在西安这段时间见过他导师吗?

  杨宝佳:去年27号晚,在我们强烈要求下见了一面,他导师一直说自己腰扭伤了。之后是元旦那天下午3点多,来了一次,没有进屋,看到我爸我妈在哭就直接下楼了,什么也没说。

  重案组37号:第一次见面也没说什么?

  杨宝佳:第一次是求助她,希望她能帮忙找(杨宝德),因为我们在西安人生地不熟,问她有没有媒体朋友能帮忙,她说没,可以发朋友圈。29号,找到杨宝德后,我就问她,难道你学生不见了这么多天,你也不闻不问吗?发现微信已经被她删了。

▲聊天记录显示,杨宝佳微信被删除。据杨宝德女友微博

  重案组37号:现在家里什么情况?

  杨宝佳:姐姐、孩子他们都回老家了。父亲现在还躺在床上,不见任何人,还没走出来。

  重案组37号:知道学校出了处理结果吗?

  杨宝佳:我们是从媒体那边获知的,学校没单独给我们回复。

  重案组37号:学校说帮家属处理善后事宜,提供十余位家属在西安饮食居住等生活保障,全程安排医生陪伴,协助家属火化遗体,并承担丧葬费等费用,属实吗?

  杨宝佳:基本属实。我们没找到杨宝德之前,是在学校周围自己找地方住的,找到杨宝德后,学校给安排住的。

  新京报记者 王俊

    相关内容

    热门排行